廖祖笙夫妇向全球华人沉痛哀告:祖国仍在沦陷中!中共当局已完全丧失执政理性,行事不讲半点法理和道德。廖祖笙时隔三个多月写了篇文章,家里的宽带连接从3月11日至今又被当局给断开,就连电视都不让我们看,连86岁的老人也一并加以迫害。在持续多年的残酷迫害中,我们受尽欺凌,正面临人生中的第三次卖房,将再次流离失所。绝人之后的恶魔在自谓“伟大、光荣、正确”的中国共产党所打造的人间地狱,从2006年逍遥法外至今!法西斯新变种们制造了一起令人发指的惨案,他们用有形的利刃杀我们无辜的孩子,用无形的利刃杀我两夫妇,多年来在将迫害无尽延伸!试问今之杀人党、整人党、抢人党在本质上,和当年的纳粹党有何分别?
纪念廖梦君
夕阳下的疯狂
寰宇洒泪哭廖君
我诅咒恶魔永沉地狱
钱云会之死和廖家之冤
有多少廖梦君含冤莫白
“人民政府”坑蒙拐骗

  淋漓的血泪只是苦难的重复。在黑暗无际的沦陷区,亡国奴们周而复始惨象万千,无尽遭受新纳粹们的残害与凌辱……


  廖祖笙:鸟啼花落,肠断中秋月破!(2011年9月10日)
  廖祖笙:狼来了,鹿走苏台与羊群同悲!(2011年9月8日)

  (浏览提示:服务器在海外。图文版站点打开第一个网页可能速度稍慢,待有些网页元素载入过一次后,整站的浏览速度会明显加快。若网速慢或电脑配置不高,可选择文本格式的站点浏览。首页的版式和内容都相同。)

 廖祖笙:鸟啼花落,肠断中秋月破!
 狼来了,鹿走苏台与羊群同悲!
 廖祖笙:没有任何草芥能危及荒野
 廖祖笙:让狼群来得更疯狂一些吧
 廖祖笙:清赏林寒涧肃和鸿飞霜降
 廖祖笙:在午夜的荒岛等待天亮
 艳羡一缕秋风,艳羡一条蚯蚓……
 廖祖笙:目送荒野弓背走向坟场
 廖祖笙:在爽然的秋风里悲愤泣歌
 廖祖笙:勉强自己写点散文报平安
 廖祖笙:国保又来“传唤”我
 大连民意胜出的可喜和可悲
 被慢性绞杀的艾未未和冉云飞
 魔鬼的宫殿在胭脂泪中动摇
 何以最好的改良是解散中共?
 廖祖笙:焦土上不会有纯正的花香


  “隔山打炮”,竟然在教书育人之地杀人,而且杀的是作家无辜的孩子!以“统一宣传口径”谎言欺世,五毛党表演充分,通令下传媒噤若寒蝉!“破案”卷宗及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、相关照片居然会是“国家机密”!把作家逼成乞丐,不但令他有冤无处申,而且迫其求生不能,求死不得!以各种流氓手段公然剥夺一个作家的表达权,并对其罗织莫须有的罪名!断开其家中的宽带连接,连电视信号也切断,连86岁的老人也一并迫害!……这,难道就是鸟声兽心者们嘴上常说的“和谐”?这,莫非也是中共标榜的“伟大、光荣和正确”?整人已经整出了人命,还要整到什么程度才算完?


 
 



廖梦君之死是国家的耻辱
挽歌中有唱不尽的怨愤和哀伤
我在“太鸡巴盛世”的2010年
廖祖笙夫妇追问胡锦涛和温家宝
廖梦君惨烈遇害校园事件核心提示
廖梦君案是百分之百的假案、冤案
 
  更新说明:廖祖笙网站的更新会有所延迟,其谷歌博客和博讯博客在文章发布之日,会及时更新。网站的内容会比博客内容更丰富完整,界面可能也会更美观一些。
  版权声明:任何人转载廖祖笙网站、博客之文章,无需征得廖祖笙本人同意,欢迎转载!倘使廖祖笙的网站和博客连续四个月未予更新,任何人在保证廖祖笙作品原貌的基础上,俱可将其文字交由任何出版社结集出版,发行于任何国家与地区,均无需向作者本人或其家人支付版税。
廖祖笙目前电话:(0598)7861331 13860527331 13799156861 目前住址:中国福建省泰宁县金乾水乡一栋101室 电子邮箱:liaozusheng@gmail.com